公元1849年—睪固酮

1849年,德国生理学家阿诺.阿道夫.博萨德替公鸡去势,结果并不令人意外。他毫不怀疑早在公元前2000年,人类就会替雄性的农场动物去势,好让牠们更能心无旁骛的专心干活。此外,害怕遭到暗杀的罗马皇帝,例如14世纪的君士坦丁大帝,据说身边的男侍全都是没有威胁性的「太监」 。

博萨德在德国哥廷根大学工作,他发现在青春期前就被去势的公鸡,进入成年期后不会展现任何公鸡该有的生理特征或行为表现。他也替成年公鸡去势,发现公鸡之间的打斗就此停止,且变得性欲低落,也不再鸣声啼叫。接着,他把公鸡睪丸放回公鸡的腹腔里·公鸡又出现所有正常公鸡该有的行为。根据这些实验的结果,博萨德奠定自己在内分泌学领域的先驱地位,证实生殖腺和个体发展第二性征 之间的关系。

40年后,査尔斯—爱德华.布朗—塞加尔 接续博萨德的脚步。出生于毛里求斯的布朗—塞加尔当时已是一位声望极高的生理学家和神经学家,在伦敦、巴黎、剑桥和哈佛执教。 他的研究领域聚焦在脊髓生理,并认为血液中含有一种物质,可以远程的器官发挥影响效用(正是几十年后发现的荷尔蒙)。

1889年,布朗—塞加尔在当时世界上最权威的期刊《刺胳针》(Lancet)发表一篇文献,指出他替自己注入来自狗和天竺鼠睪丸的液体萃取物之后,身心都有返老还童之咸,顿时觉得年轻许多,根本不像72岁的老者。可惜,发生在布朗 塞加尔的身上,只不过是典型的安慰剂效应(placebo response),尽管他一再强调其真实性,但近年来科学界谨慎进行 的对照实验,也都无法使年长者戚到活力回春。在伦敦时,罗伯特.刘易斯‧史蒂文森和布朗一塞加尔比邻而居,据说布朗—塞加尔正是他写出《化身博士》(Dr.Jekyll and Mr. Hyde) 一书的灵感来源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