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元1856年—肝与葡萄糖代谢

1843年,史上最伟大的生理学家克劳德.贝赫德发现:摄取甘蔗或淀粉之后,体内会形成葡萄糖,立刻就能被吸收。他把这项观察结果放在 边,直到1848年,他发现食用无糖饲料或断食好几天的动物血液样本中,依然有葡萄糖的存在,使他不禁联想到生物体是否会制造葡萄糖?肝静脉血糖含量极高,同样的,哺乳类、鸟类、爬虫类和鱼类含有葡萄糖的器官也都是肝脏,贝赫德据此推论血液中的 葡萄糖来源就是肝脏。

1849年某天早晨,贝赫德发现前一天做实验留下来的动物肝脏忘了丢,借着这个偶然的机会,他分析肝脏,发现其中的葡萄糖含量甚至比之前还高!对于肝脏并不只是单纯的储存葡萄糖,可能还会制造葡萄糖的揣想,这是贝赫德发现的第一个迹象。然而这挑战当时两个颇为盛行的生物学信念:第一、每个器官只负责一项生物功能,而肝脏的功能就是合成胆汁;第二、当时学界普遍认为能够制造营养的是植物,不是动物。

贝赫德假设葡萄糖储存在一种未知的葡萄糖起始分子里,他称之为肝醣(glycogen),然而他无法分离出肝醣,只好转而应付科学界的其他挑战,开始研究一氧化碳中毒的机制、箭毒如何瘫痪随意肌丶酒精发酵和自然发生论。1856年,他继续未解的肝醣疑云,此时他在肝脏里发现白色如淀粉般的物质,这就是肝醣,也就是葡萄糖的基本构件。生物体有需要时,肝醣会分解为葡萄糖,保持血糖浓度恒定,也藉此完成葡萄糖的新陈代谢循环。如此,消化系统不只可以把复杂的分子分 解为简单的分子,还能利用简单的分子打造出复杂的分子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