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元1862年—生物拟态

自然界的把戏。1862年,英国探险家、自然学家亨利.贝茨结束在巴西亚马逊雨林长达10年的 探险旅程,检视将近100种蝴蝶标本之后,他提出独到的见解。在他带回的蝴蝶标本中,特别引起他注意的是亲缘关系疏远,但外观极为相似的两科蝴蝶:一是袖蝶科(Heliconiadae)’色彩鲜艳,对鸟类而言不可口的食物;另一科是粉蝶科(Pieridae)’体色也很鲜艳,而且对捕食者而言是可口的食物。 贝茨推测袖蝶科蝴蝶以鲜艳的体色对捕食者发出「我很难吃」的警告,让那些曾经吃过亏的鸟类知所 警惕。他同时还注意到有些可口的蝴蝶,外观和那些不可口的蝴蝶极为相似。这就是所谓的「生物拟态」现象。

自然界中还有其他包含拟态在内的演化适应。生物借着仿真另一种模型生物的外观,使其他生物误认其为模型生物。就如无毒的游蛇可以模拟印度眼镜蛇受威胁时扩张颈部的模样,造成捕食者会误以为游蛇是眼镜蛇。据贝茨的观察结果,其他植物和动物也有拟态的现象,有时动物和植物还会互相 拟态。外观拟态是最常见的拟态现象,然而拟态也包括声音、气味和行为的模拟在内。

1878年,德圈动物学家费瑞兹·穆勒注意到两种亲缘关系疏远,且同样不可口的蝴蝶具有相似 的色彩图案,且两者都具备一定程度的防御机制,显然与贝兹提出的贝氏拟态(Batesian mimicry)不同。一旦捕食者学会避免取食其中一种色彩图案的蝴蝶,必然会避免取食所有具有类似图案的生物, 这是所谓的穆氏拟态(Muller mimicry)。动物的警戒作用(aposemacism)可以传递警告讯号(包括 鲜艳的颜色、声音、气味或味道),提醒捕食者牠们具有第二种或更多种防御机制,就像色彩鲜艳的箭毒蛙或臭鼬。捕食者采用攻击性拟态(aggressive mimicry) ,可使自己不易被猎物发现;此外,还有类似的性间拟态(Inter-sexual mimicry),雄乌贼模拟雌乌贼的外型,以避免被其他雄乌贼发现,同时也能靠近雌乌贼。有些植物,包括兰花在内,会模拟雌蜂和 雌寄生蜂的外型来吸引雄蜂靠近,帮助花朵授粉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