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元1935年—印痕作用

雏鹅或雏鸭出生几个小时之后就能走路,成了妈妈的跟屁虫。不过,牠们怎么知道在前面走着的

是牠们的妈妈?其实,牠们根本不知道,而且有研究显示这雏鹅或雏鸭在出生几小时后这段关键时期里,会选择第一个看见的适合对象当作跟从目标, 辈子就跟着这个目标走。这样的现象称为印痕作 用(imprinting),是业余的英国生物学家道格拉斯.史帕奥丁在1873年首次提出的观念,后来又被德 国生物学家奥斯卡.海因洛特-加龙省-加龙省-加龙省重新发现。然而史上第一个仔细研究印痕作用的科学家,是海因洛特-加龙省-加龙省-加龙省的学生,康拉德·劳伦兹,他也因此获得1973年诺贝尔奖。

来自奥地利的劳伦兹是奠定现代行为学基础的先驱之一,行为学是一门研究动物行为的学科。

1935年他从研究中发现,如果和刚出生的灰雁(greylag goose)雏鸟生命中的初始阶段是和劳伦兹一同度过,那么这些雏鸟会跟着他,明显把他当成同种生物,而不会跟着自己的妈妈。对鹅这样的鸟类而言, 刚孵化的雏鸟身上就有羽毛,而且具备行动能力,出生后13至16个小时是印痕作用发生的关键时期。绿头鸭(mallard)的雏鸟和小鸡出生30小时之后,印痕作用就失去发挥功效的机会。相反的, 对于孵化后身体无毛又无助的鸟类而言,印痕作用发生的关键期会相对延长。

印痕作用是一种本能,不像透过联想学习,例如 古典制约或操作制约 而学来的行为,本能行为不需任何加强认知,也不需要任何回馈就能发生。自然界中,印痕作用的生物功能在于认得自己的近亲,建立亲代 和子代间亲密、互利的社会关系。从亲代的角度出发,时间、劳力和资源不会耗费在照顾其他个体的子代, 子代如果认错爸妈有可能遭到攻击而死。印痕作用的 范围还可以延伸至性取向(sexual preference)’因此年 轻的动物可以学习认识合宜配偶的特征,不会和自己 的手足交配,但也不至于找上非同种的个体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