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元1935年—影响族群成长的因子

托马斯.马尔萨斯曾提过:如果不对族群成长速度加以控制,每隔25年,族群个体数就会倍增,或以几何级数的方式增加。」在理想状况下,动植物族群可以无限增长,但在自然界里,事实并非如此。当资源变得有限,一般来说出生率会下降,而死亡率会增加,使族群减缓成长。不过特定面积地区内的族群密度是否会影响未来的族群消长?

所谓的密度依变因子,泛指因应族群成长而使死亡率上升或出生率下降的因子。族群密度高带来 的压力,通常会因为个体离开族群前往族群密度较低,且用有旧多资源的地区而减缓。繁殖过度造成 个体距离缩减,使得接触性致死疾病发生的机率增加,由真菌引起的美洲栗疫病(Americanchestnut tree blight)就是一例,此外还有病毒引起的天花和细菌引起的结核病。1935年,加州大学河岸分校的昆虫学家哈利.史密斯提出利用生物武器,例如捕食者、病菌和寄生生物来控制害虫族群的方法。捕食者在控制猎物族群大小上扮演重要角色,当猎物族群增长,会吸引捕食者前来,例如旅鼠(lemming) 的族群每四年会经历一次消长循环,正是和捕食者的捕食活动有关。

族群的非密度依变因子还包括非生物因子,不管族群大小为何,非生物因子都能使族群密度快速遽降,甚至造成食物的营养短缺或营养不良,从而使整个族群灭绝。近年来的类似例子包括森林野火、 2005年发生的卡崔娜飓风、1989年艾克森

美孚瓦迪兹号(ExxonValdez)漏油事故,及2010年的墨西哥湾漏油事故。严重的霜 害和干旱是影响族群密度的气候因子。环境污染物,例如农业杀虫剂、肥料,矿业造成 的水污染,对动植物族群都会造成影响,两栖类、鱼类和鸟类受害尤其严重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