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元1936年—异速生长

生长幂律(biologicalscaling)。最小型的微生物和最大型的哺乳类动物彼此仍有共通之处。根据相对体型,动物具有相同的新陈代谢律,例如蛙腿的会生长至和身体有一定比例的长度。然而在自然界里,事实并非如此简单,长戟大兜虫(Herculesbeetle)的体型只要稍有变化,会促使足和触角生长 至不成比例的超长长度。科学界对于比较生物身体部位或生物功能与体型大小的兴趣,大约可回溯至 1900年,当时法国生理学家刘易斯.拉毕格比较多种动物脑部大小之于体型的比例。

1924年,英国演化学家朱利安.赫胥黎测量招潮蟹(fiddler crab, Uca pugnax)在不同发育阶段, 大螯之于体型的相对生长速率,发现螯的生长速率相较于体型,呈现等比例的增快。他发展出一套数 学公式用来计算这样的关系,接下来几十年持续研究生长幂律。为了避免混淆,并统一各项研究中的数值连贯性,1936年,赫胥黎和同领域的研究学者

乔治.特西埃,联合发表科学论文,一篇用英文,另一篇则用法文,刊登在各自母语界最顶尖的期刊。

他们在文中介绍一个新的中性名词:「异速生长」

(allometry),用以表示身体部位相对于整个身体的 变化情形。

如今异速生长形容的范围,还纳入体型大小及基础代谢率(basalmetabolic rate, BMR)’及生物在 休息时的新陈代谢速率。1932年,瑞士生物学家麦斯.克莱伯确认大象比老鼠具有更低的绝对基础代谢 率和心跳速率,然而如果将大象的体重考虑进来,基础代谢率便一直维持在体重的0.75次方。利用克莱伯的公式,可算出最小的微生物和大象都有相同的基础代谢率,暗示彼此之间的演化连结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