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元1937年—演化遗传学

达尔文的天论说一出,引起许多争议,而格里哥· 门德尔以豌豆为材料的实验,却为遗传学研究奠定基础。此后,生物学家面临两难,究竟要相信门德尔的遗传学说,还是要接纳达尔文的理论?出生于乌克兰,具有卓著影响力的遗传学家西奥多希斯.多布赞斯基以他的 「 现代综合论」(modern synthesis)串起门德尔和达尔文的理论。1924年他展开第一批重要的实验,发现瓢虫的颜色的斑点样式 和地理差异有关,他认为这是演化过程中产生的遗传变异。

许多生物学家根据实验室得出的结果,认为果蝇属(Drosophilla)下的各种果蝇都具有完全相同的 基因体成。自1930年代早期开始,多布赞斯基将自己的学术生涯完全奉献给果蝇,致力于研究果蝇的 遗传特性,他不只在实验室里做实验,也会到田问进行实验。在实验室里进行的对照实验,可以轻易诱发造成基因变异的突变,并持续饲养具有突变的果蝇。然而,在自然界也是如此吗?多布赞斯基在 野外放置族群饲育笼(population cage)’让果蝇可以觅食、交配,方便自己取样,同时又能防止果蝇逃走。他对不同地点的野外果蝇族群进行染色体分析,发现同一个染色体有许多不同的版本,因而形成果蝇的新种,这样的解释乃是以突变为基础。

自然界随时随地有自发性的基因突变正在发生,许多突变是中性的,对个体不会产生好或坏的影

响。当具有突变基因的个体在受到地理隔离的族群中繁衍,其包括突变基因在内的遗传轮廓(genetic profile)便在族群中散播开来,直至在族 群中获得优势为止,透过天择的方式形成 新种。因此,多布赞斯基认为遗传变异是 演化发生的必要条件,1937年,他的经典 著作《遗传与物种起源》(Geneticand the Origin of Species)出版,书中叙述他的实验细节,并提出令人满意的解释,弥平天择 说与遗传学之间冲突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