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元1890年—动物体色

动物体色多采多姿,叫人看了怎么能不赞叹?1890年,演化生物学家、牛津大学动物学教授爱德 华.波尔顿在其著作(动物色彩)(Color of Animals)’写下史上首段有关动物体色的文字。这本书透过委婉的文字,对达尔文天择说表示支持,致使波尔顿受到当时许多科学家的挞伐。

波尔顿并非第一位对动物体色有所评注的科学家。罗伯特‧虎克,颙微镜学家的先驱,曾在1665 年于他的经典巨着《显微图谱》(Micrographie)曾经描述孔雀羽毛的结构和其鲜艳的颜色。达尔文在 其著作《人类的由来及性择)提到,动物个体之所以演化出鲜艳的体色,雄鸟尤其明显,是为了增加吸引异性的生殖援势。此外,黯淡的体色可以让乌类和昆虫隐身在环境中,躲过捕食者的侦査,波尔 顿替这个观念做更详尽的解释。

借着《动物色彩》书中内容和其他人的发现可知,动物体色提供动物多样化的生存优势。波尔顿 率先强调:保护色既可以让猎物躲避捕食者,也能让捕食者隐身于环境中,猎捕掉以轻心的猎物。他认同1862年亨利.贝茨提出的贝氏拟态理论,认为蝴蝶会借着模拟她种蝴蝶的外表来欺骗捕食者;以及1878年,费瑞兹·穆勒提出的穆氏拟态理论,认为生物可藉鲜艳的体色来警告捕食者。

动物体色还提供其他生存优势:有些生物可以利用闪光、大胆的图案或动作来分散捕食者的 注意力。体色还能保护个体免于晒伪,有些青蛙可调整肤色深浅来控制体温。公猴利用体色来判断对手的社会地位。波尔顿做出结论:动物组织 内的色素是体色的来源,有些鸟类之所以拥有鲜艳的体色,是因为摄入含有胡罗卜素的植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