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元1871年—性择

査尔斯.达尔文于1859年出版《物种起源》,提出演化是根据天择而来的观点。虽然书中仅以非常委婉的方式稍微带过人类演化的部分,暗指这个问题未来再谈,但这足以引起各方争议。(物种起源) 暗指人类是从较低等的生物演化而来,并直接挑战《创世纪》的说法。12年后,达尔文在其著作《人 类的由来及性择》(The Descent of Man, and Selection in Relation to Sex’1871年),把演化论的观点延伸到人类身上。

《人类的由来及性择》有两卷,共900页。在第一卷中,达尔文试图提出证据说明所有人类其实都是同种生物,并且自外形如猿的共祖演化而来,其他生物也是如此。1871年尚未有任何人类化石出 土,然而达尔文注意到人类和其他灵长类动物之间的共通点,他认为心智和情绪并非是人类独有的特色,其他高等动物也具有不同程度的心智和情绪。

接下来,从演化论的观点出发,为了全人类的共通性和平等性,达尔文严正拒绝接受当时有许多主流科学家拥护,认为人种由不同支系演化而来,各自独立,且有些人种较为低下的人种多元论炸olygenesis)。达尔文支持一元发生论(monogenesis)’即所有人类都来自共同起源,而肤色、发型等人种之间的差异,其实非常细微·整体来看,各人种间的亲缘关系非常相近。

在《物种起源》,达尔文首次简短提到性择的理 论基础,在《人类的由来及性择》也广泛解释性择与人类及动物的关系。既然生存是天择的驱动力,那么 生殖则是性择的驱动力。达尔文想象两种生殖困境:一是同性个体必须竞争异性个体;一是必须想办法吸 引异性个体,雄性个通常要争取雌性个体的注意,而雌性个体具有伴侣的选择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