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物的最后普遍共祖是一种单细胞生物

在现存生物体内寻找共祖留下来的特征,是一项既使人迷惑又备受争议的工作。一开始,科学家假设共祖是粗糙且质量简单的生物, 然而现在科学家相信这未免过分简化我们的共祖。2010年,科学家提出一项正式的试验,评估共祖该有的特征。生物的最后普遍共祖是一种单细胞生物,由含有脂质的膜包围住负责产生能量和负责生殖的胞器。所有生物的遗传信息都由脱氧核糖核酸(DNA) 密码组成, 藉由这些密码, DNA 可以转译为酵素和其他蛋白质,不管是细菌或人类几乎都是如此。转译之后的遗传信息,更支持最后普遍共祖这样的观念,使科学家更坚定认为生物并不是从各种祖先分别演化而来的。

古时候的人类相信生物源自于无生物

达尔文的著作《物种起源》在科学界引起广大回响,然而捷克修道士乔治门德尔以修道院种值的碗豆为材料,发表有关植物高度的研究结果却乏人问津。直到30 多年后,门德尔发表的文章才被人重新发现,并视之羊毛遗传学的基石, 也是科学界解释突变导致天择的基础,这样的解释当使达尔文和其助手感到困惑,并挑战自己的演化论。古时候的人类相信生物源自于无生物,即所谓的「自然发生论」,然而刘易斯巴斯德以一个简单又优雅的实验,提出极其说服力的证据,证明生物源自于更早期的生命形态。不过生命最初的起源究竟为何?在当时依然是个悬而未决的问题。

人类遭遇环境中的各种生物 对生物之间的异同有最起码的认知

早在文字出现以前,当人类意识到生物与无生物之间的差别,不由分说,我们的老祖宗已然「写」下生物史的第一页。

随着狩猎采集生活的过程,人类遭遇环境中的各种生物,对生物之间的异同有最起码的认知。处理动物尸体,准备用以为食的时候,动物的内部结构跃然眼前,各种动物的不同,想必也令聪明的猎人好奇不已。人类远祖的生活中,超自然力量扮演极为重要的角色,是人类生命的来源,赐福人类及其后代,同时也会以阻断食物来源和散播疾病的方式惩罚人类,老祖宗们希望透过献祭活人和动物,能够影响超自然力量的决定。大约在1万2000年前,人类对周遭环境展现更强大的控制能力,开始栽种作物、驯养动物,尤其是从那之后就成为人类忠心好帮手的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