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元1898年—疟原虫

虽然引发疟疾的寄生虫已经存在地球上至少5至10万年,然而大约在1万年前,疟原虫的族群明显增加,当时正是人类开始进入农业时代和定居生活的时期。疟疾曾经盛行于欧洲和北美洲,直到 1951年才从美国消失。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估计,2010年有2亿1900万起疟疾病例,并造成60万人死亡,其中九成发生在非洲。

直到19世纪的最后10年,科学界才知道疟原虫的生活史中包含以昆虫和人类为媒介的时期。

1880年,法国军医夏尔-刘易斯-阿方斯‧拉韦朗观察到疟原虫(是一种单细胞微生物)存在于疟疾患者的红血球中,并推测这种微生物可能就是引发疟疾的元凶。1898年,在加尔各答工作的英国医生罗讷德.罗斯确认疟蚊体内疟原虫的完整生活史,确定疟蚊就是传播疟原虫至人体的媒介昆虫。罗斯和拉韦朗分别获得1902年与1907年的诺贝尔奖。

体内携有疟原虫的雌疟蚊以人血为食,在吸食的过程中将疟原虫注入人类血液中,隋后疟原虫侵染肝脏细胞,使每一个肝细胞都能产生数万个裂殖仔虫(merozoice)。裂殖仔虫进入血液(因此引发周期性的发寒与发烧,是疟疾的典型症状),穿透红血球,在其内生殖。疟蚊叮咬疟疾患者时,并吸入疟原虫孢子的母细胞(sporocyre),孢子母细胞随后再由疟蚊消化道移动到唾腺,待疟蚊叮咬下一位受害者时,疟原虫又开启新的生活史。

罹患镰刀型贫血症这种遗传疾病的患者,因为红血球变形为镰刀状,干扰疟原虫入侵红血球进行生殖的能力。具有非洲血统的人尤其容易罹患这种遗传性疾病,可以降低罹患疟疾的机率,就算罹患疟疾,也能减缓其威力,这种现象在最易受疟疾影响的幼童身上尤其明显。因此,在疟疾普遍发生的非洲,镰刀型贫血症也许提供人类一定程度的演化优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