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元1898年—病毒

16世纪初,烟草植株由新大陆引进至欧洲,及至19世纪中期,烟草已成为荷兰的主要作物。 1879年,阿道夫.梅尔受人之托,硏究荷兰烟草植株的疾病,这种病会使烟草停止生长,并使烟草叶片出现杂色斑点。他以罹病植株的汁液摩擦健康植株,使原本健康的植株也出现相同病征(他称之为 烟草嵌纹病,tobacco mosaic disease, TMD)。大约一世纪后,迪米崔· 伊凡诺夫斯基也正研究乌克兰与 克里米亚地区发生的烟草嵌纹病,1892年,他指出烟单嵌纹病的病原能够穿过足以过滤细菌的瓷泸器(porcelain filter)。

荷兰微生物学家马丁努斯·贝杰林克重复伊凡诺夫斯基的实验,发现同样的结果:烟草嵌纹病的 病原能够穿过足以过滤细菌的瓷泸器,1898年,他做出推论,认为烟草嵌纹病的病原体积比细菌还小,虽然能够在植物活体内繁殖(这点和细菌不同),但却无法利用培养基(Medium)培养,他称这种病 原为「病毒」(virus• 拉丁文意指毒药)。20世纪的头30年过去后,硏究人员能够利用悬浮的动物组织来培养病毒。1931年,科学界已经能利用鸡的受精卵来培养病毒,对疫苗的相关研究和生产带来极 大贡献。

接下来,科学界的研究目标聚集在病毒的结构和化学性质上。1931年,恩斯特·鲁斯卡和麦斯· 诺尔发明电子显微镜,使他们得以一睹病毒的真面目。四年后,美国生化学家温德尔.史坦利析出烟 草嵌纹病毒(tobacco mosaic virus, TMV)的结晶,并描述其分子结构,这是人类史上发现的第一个病毒,1946年,史坦利因此成为诺贝尔化学奖的共同获奖人。

史坦利发现病毒同时具备生物与非生物的性质:病毒未接触到活体细胞时会呈现休眠状态,看起来就像大一点的化学物 质,含有核酸(DNA或RNA),周围由蛋白质外膜包覆。然而,一旦病毒与适合的动植物活体细胞接触,便开始活化、繁殖。简言之,病涩的定位介于生物与化学物质之间的灰色地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