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元1891年—神经元学说

神经系统的基本结构,是19世纪末科学界最沸沸扬扬的争议之 。1906年,虽然来自意大利的卡米洛‧高尔基和来自西班牙的桑地牙哥‧拉蒙‧卡哈同获诺贝尔奖,然而两位卓越的神经学家因立场不同,对彼此深具敌意。

1838年发表的细胞学说认为细胞是生命最基础的单位,然而这样的观念并没有延伸至结构更为复杂的神经系统。1873年,高尔基宣称在使用新发明的银染色法时(他称之为黑反应),可在黄色的背景下可以清楚看见单-砷经细胞。他描述的神经细胞具有许多分枝或网状组织,是神经系统传递讯息时最小的结构与功能单位,1872年,德国组织学家约瑟夫‧冯‧杰拉克发表网状说(reticular theory)’支持高尔基的描述,如此观点一直盛行至19世纪末,神经细胞被视为细胞学说的例外。

1880年代末期,正在西班牙从事科学研究的卡哈重复高尔基的染色法,却得出截然不同的结论。透过显微镜检视,他发现每一个神经元(即神经细胞)都具有明显的细胞体,并未与其他细胞相连。

1891年,卡哈以西班牙文发表自己的初步结果,由于西班牙语在学术界为小众语言,因此威廉‧沃尔德耶将卡哈的神经元学说翻译成阅读者众多的德文版文。神经元学说认为神经元才是砷 经系统最小的结构与功能单位,后代学者藉 由电子显微镜的观察,得到决定性的结果, 因此神经元学说也被视为神经科学的基础。

虽然神经元学说的形成和沃尔德耶并无关联,然而一提到神经元学说便会联想到他。1892年,卡哈提出动态核极化(law of dynamic polarization)的假说,认为神经元内的电脉冲只会往单一方向行进,即突触→细胞体→轴突(axon)→另一细胞的树突(dendrite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