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元1869年—脱氧核糖核酸(DNA)

1869年,DNA开始出现于科学界,毫无疑问是所有化学家和生物学家最熟悉的分子。当时,在德 国工作的瑞士物理学家、生物学家弗雷德里希·米歇尔对细胞核的化学性质极戚兴趣,从当地医院病人绷带上遗留的胆汁,取得淋巴细胞进行研究。化学分析的结果无法找出米歇尔期待看见的蛋白质, 他称这种未知的新物质为核素(nuclein)。

19世纪的最后10年,德国生化学家艾布瑞契·科塞尔从细胞核中分离出米歇尔称之为核素的物质,并且加以描述后重新命之为「核酸」,透过后续分析还发现其中共含五个有机基:腺嘌呤(adenine,A)、 胞嘧啶(cyosine,C)、鸟嘌呤(guanine,G)、胸嘧啶(thymine,T)丶尿嘧啶(uracil,U)’科塞尔称 之为碱基(necleobase)’这项发现也让他获得1910年的诺贝尔奖。后来,科学界发现核酸其实有两种: 脱氧核糖核酸(deoxyribonucleicacid)及核糖核酸(ribonucleicacid)。

费博斯·李文在家乡俄罗斯接受医学训练,然而受到宗教迫害的他只好于1893年前往美国,继续行医并研究生物化学。自结核症恢复之后,李文跟着科塞尔一起工作,经过数十年,到了1930年代中 期,于洛克斐勒硏究中心工作的李文正确指出核酸与糖(脱氧核糖及核糖)、磷酸基相连在一起,他把这样的结构称为核苷酸(nucleotide)’然而对于它们之问的键结 方式,李文的描述却是错的。到了1940年代晚期,奥斯瓦‧埃弗里的研究让科学界普遍接受DNA和遗传有关的观念,但DNA的化学 结构仍是科学界的一大谜团。

奥地利生物学家尔文·査加夫在1930年代离开纳粹德国,前 往哥伦比亚大学分析DNA碱基的化学结构。1950年,他发现每种 生物体内的DNA数量不尽相同,但是A、T和C、G的数量几乎一 样。1953年,法兰克林、华生和克里克发现DNA的双股螺旋构造(double helix) ,解开DNA之谜的最后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