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元1944年—DNA携带遗传信息

科学家花好几年才肯相信:DNA是遗传物质,不是蛋白质。1927年,俄罗斯生物学家尼可莱·柯 立佐夫首次提出这样的观念:个体特征藉由一种大型,以两股为结构,互为复制模板的遗传分子传递到子代身上。1940年,柯立佐夫命丧苏联秘密警察手下,虽然他无缘在有生之年看见DNA的庐山真面目,不过他的观点在四分之一个世纪后,由克里克与华生证实。

同样在1920年代,军医英国细菌学家弗德瑞克·格里夫兹对肺炎的病理机转很有兴趣,他在实验鼠体内注入两种肺炎链球菌(pneumococcus)其中一种—种是无毒性,表面粗糙的链球菌,以R代表; 一种是有毒性,表面平滑的链球菌,以S代表一一预期体内注入S型链球菌的实验鼠会死亡。 然而当格里夫兹先将S型链球菌加热使其死亡之后,再注入实验鼠体内,实验鼠不会罹患肺炎,也没 有死亡。在最关键的实验中,他先将加热死亡的S型链球菌与R型链球菌混合后再注入实验鼠体内, 导致实验鼠罹患肺炎而死。他推论这是因为R型链球菌转变为S型链球菌而致,然而他并没有描述其中的转变因子为何。

1930至1940年代初期,史七最重要的肺炎专家,加拿大 医生奥斯瓦·埃弗里试图鉴定格里夫兹所提到的转变因子为何。他和洛克斐勒大学医学院的同事科林.麦克劳德、麦克 林恩.麦卡提进行一场后世称之为「埃弗里-麦克劳德-麦卡提」的实验,他们重复格里夫兹的实验,并加以拓展,他 们并未杀死S型链球菌,而是以化学处理的方式移除或破坏细菌体内多种有机化合物,包括抑制蛋白质活性的蛋白酯。只有当他们以脱氧核糖核酸酶破坏DNA之后,所谓的转变因 子才停止作用。1944年,科学界确认DNA就是遗传物质的携带者。